卡塔尔世界杯外籍劳工去世人员哪些_给丧葬补偿吗

根据每日邮报记者团队在卡塔尔当地的调查报道,因卡塔尔世界杯建造过程去世的外籍劳工的数量可能触目惊心。

鲁普-钱德拉-伦巴是来自尼泊尔的一名27岁的脚手架工人,在卡塔尔工作,2019年,他死于“自然原因导致的心脏呼吸衰竭”。伦巴的医疗证明说他身体健康,但他死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住所,而他隶属于一家叫马斯基承包公司的未经授权的外包公司。

几个月后,伦巴的遗孀Nirmala Pakhrin收到了负责安排今年冬季世界杯的最高委员会(Supreme Committee for Delivery & Legacy)主席哈桑-阿尔塔瓦迪(Hassan Al Thawadi)的一封信。

伦巴先生的遗孀被告知她无权获得赔偿,因为她的丈夫在卡塔尔还不到一年,但阿尔塔瓦说,他的“团队”已经和马斯基谈过了,公司已经安排了1500英镑的“诚意”赔偿。

邮报就此事正式问询委员会,具体是谁对违反福利标准的行为负责,又实施了哪些管制措施。一位发言人说:“马斯基承包公司自重新获得资质,就被禁止参与任何最高委员会的项目。”

邮报还询问了1500英镑是怎么计算出来的,但没有透露细节。同时询问了另外五名世界杯工作人员死亡事件的责任人,最高委员会的一份报告称,这些死亡事件“是在紧急医疗反应程序存在缺陷后发生的”。没有提供细节,也没有回答是否向受害者支付了赔偿的问题。

经过详尽的调查邮报可以披露,自2011年以来,2823名处于工作年龄的外国人在卡塔尔死亡的原因不明——或者用官方的说法是“未确定”。

邮报已询问卡塔尔政府,这些人中有多少人参与了2022年世界杯的基础设施项目,如道路、酒店和世界杯游客将使用的交通枢纽的建设,但邮报没有得到任何细节。

虽然这其中不是所有人都和世界杯有关,但至于世界杯工程中与工作有关的死亡人数究竟是如最高委员会所坚称的只有3人,还是如人权观察等组织所称的数千人,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委员会对与世界杯有关的死亡使用了严格的分类方式,只计算那些发生在体育场范围内的死亡。该组织表示自2011年以来,只有三名在世界杯项目中工作的移民死亡,另有36人死于与世界杯工作无关的原因。

这意味着,包括去年在一辆工作小巴上丧生的三名肯尼亚人在内的六名保安没有被计算在内,哪怕他们的职责包括看护建筑工地。

自2011年以来,尽管一些家庭的证词称,他们的亲人因工作条件、拖欠工资和黯淡的未来而绝望自杀,但委员会认为551起工作年龄的外国人自杀事件和世界杯是无关的。

邮报举了另外一个例子,40岁的印度木匠曼达洛吉-普拉布2019年被发现在宿舍上吊身亡,他的遗孀Sucharitha说:“他厌倦了这一切,每个月的工资支票都有问题。他还抱怨工作时间太长,经常超过12小时。”

普拉布留下了两个女儿,一个6岁,一个12岁。Sucharitha说,这家公司甚至没有向我表示哀悼或提供任何形式的补偿,有8个在卡塔尔的尼泊尔工人的案例研究,他们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自杀。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